Register today
Registration

John Bull Auctions interview report on Oriental Daily on April 21th, 2019.

Apr 21, 2019 15:49

藉集郵增廣見聞
集郵泛指郵品的搜集,郵票以外,首日封、小全張、小型張、郵戳,甚至掛號信退回的收據都成為收藏家的目標。自小學時期已迷上集郵的布約翰郵票拍賣公司總裁鄭奕翀(Philip)指出,認識郵品是增廣見聞的最佳途徑。「八、九十年代,學校很鼓勵學生集郵,因為郵票猶如國家、地區的名片,設計能表現地方特色,如中國的名山大川、香港的獨有建築、亞熱帶島嶼的罕見雀鳥等。小時候的娛樂並不多,而彩色印刷的郵票很美觀,讓我培養出集郵的興趣,並透過興趣小組、與筆友交換及拍賣行等途徑收集精品。」據Philip憶述,89年時曾與內地筆友以書信交換郵品,卻在半年後才得到回覆,事後才得知對方因「六四」而不敢與外地通訊,這些有趣的故事令他非常回味。
實寄封滿載故事
對於Philip這樣喜歡研究歷史的人而言,郵票的收藏價值在於它背後隱含的歷史意義,而印有地址、郵票、郵戳的信封更是他最鍾情的郵品,因為當中的故事性非常豐富。「以日佔時期的郵品為例,九一八事變之後,日本政府扶植了滿洲國,但國民政府並不承認,所以貼有滿洲國郵票的東北信件受到抵制,如塗黑『滿洲國』字樣或不予處理,後來經過協商,才發行了沒有『滿洲國』字樣的通郵郵票。」歷史事件中的蛛絲馬迹都在郵品上得到印證,「驅帝城」又是另一個有趣例子。「文革期間,受英國統治的香港被稱為『驅帝城』,因此出現了寫上『驅帝城皇后大道中』的內地寄香港郵件,後來港英政府提出抗議,才不再出現『驅帝城』字樣的郵件。」
中國郵票受追捧
集郵是興趣,也是投資,Philip指出,郵品價值向來視乎市場的供應及需求,有時候亦難以估計。「一般而言,投資性集郵是會隨着社會進步而萎縮,舉例,日本在50年代開始富裕,當地郵票自此不再值錢,美國郵票也有着同樣情況,20年代以後發行的已要打折扣。相反,中國郵票的情況有點不同,新中國郵票(即1949年至今)的價格較有保證,包括文革郵票、編號郵票、JT郵票、編年郵票等,因中國政府鼓勵集郵,改革開放後,社會亦缺乏投資工具,不少富豪都變了郵票炒家。」事實上,新中國郵票是現時最受市場追捧的類別,像早前有一枚1968年發行、俗稱「黑題詞」的8分文革郵票,錄得超過55萬港元的成交價,其「身價」飆升逾600萬倍!有意投資者,可考慮向知名度高的「名譽品」入手,如「全國山河一片紅」、「梅蘭芳舞台藝術」、「紅印花」等。另外,Philip建議大家按專題收藏,題目可以是文革時期、日佔時期,或以省份分類,既可提升藏品價值,亦能增加收藏樂趣。
撰文:余彩瑜部分攝影:胡振文